| 加入收藏 | 和记娱乐 |
和记娱乐 走进金达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营销中心 在线订单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
新闻动态 您所在位置:→ 主页 > 新闻动态 >
 
石家庄日报社数字报
发布时间:2019-08-31 10:27 作者:和记娱乐

  近日,2019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在德国莱比锡揭晓,“中国设计”再次上榜。中国自2003年参加这一奖项至今,已有20种书籍获此殊荣。在立足于本民族文化特质与精髓的基础上,融合世界设计潮流,在提升大众阅读品位和欣赏水平的路上,我们的图书设计与出版工作者,一直在不断探索与创新。

  近日,2019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在德国揭晓,中国图书《江苏老行当百业写真》获得荣誉奖,评委会对这本书的评语是:用老店铺包点心的粗陋纸张并打毛边,表现逐渐消失的民间老行当百业,有朦胧之美。采取古老的民间装订方式,页码设置奇特。内文的文字与大图片使用不同材质来表现,丰富了视觉语言。黑白图片印在粗陋纸张上,产生古老斑驳的意向,仿佛显示了新百业皆源自老行当。

  从2003年参加此项国际赛事至今,中国设计几乎年年获奖,其中《梅兰芳戏曲史料图画集》《曹雪芹风筝艺术》《订单》分别获得过2004年、2006年和2016年的“世界最美的书”金奖。

  《梅兰芳戏曲史料图画集》采用宣纸函装的方式,函套是深灰色纸裱板,绘有京剧脸谱,内部则采用暗红色裱纸夹着深灰色水波纹,书的封面选用梅兰芳经典戏剧人物图画,书的装订采用线装工艺,这些都与书的内容充分呼应。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举世闻名,却鲜有人知道他对风筝工艺的研究成就,他曾撰写过一本《南鹞北鸢考工志》,创立了曹氏风筝这一流派,《曹雪芹风筝艺术》不仅讲述了这一派风筝工艺的缘起、流程、特点等,还附设了不少风筝图样,既有历史文化价值,也有艺术收藏价值。《订单》是一本令人一眼难忘的书,这得益于它开拓性的设计理念,这本书不再采用左侧装订的形式,而是用装订线将书页分成左一右三的比例,右侧为图书的主体部分,而左侧则分为四本“小书”,在版面节奏上有一种交互体验的感觉。

  去年,中国有两部作品《园冶注释》和《茶典》分别获得“世界最美的书”银奖和荣誉奖。这两本书都是“古书”,内容上没有多少可创新的余地,但是全新的装帧设计,却让“古书”焕发出了新的光彩。《园冶注释》是中国当代造园学家陈植为明代造园学家计成所著《园冶》所做的注释本,1981年出版。2017年,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推出了这本书的重排本,此时,距作者陈植仙逝已28年。书的设计者并没有因为作者已逝、书的题材小众而敷衍了事,相反,书中处处可见的用心与巧思,似乎让书焕然一新。封面采用好像树木纹理的特种纸,配以烫梅花风窗的图样,典雅又兼具现代气息,再加上复古的瓦楞纸函套、仿古贴签、柔软的复古轻型纸以及繁体竖排文本,处处体现出中国古籍典雅、沉静、古拙的气质。

  《茶典》也曾获得“世界最美的书”,书的设计师潘焰荣对书籍用纸有自己的想法,他认为“每款纸张都有它的‘性格’”,他把书籍设计当作“是一种情怀”。这本书是以《四库全书》中八部茶学专著为蓝本的,因此书的设计也选用了《四库全书》的设计体例,内页采用轻薄纸张,切口运用了三面喷青金工艺,与封面、腰封的色调浑然一体。文本采用双色印刷,使小楷书法和白描手绘相结合,现代理念与古典内容相结合。

  每次参评这一国际奖项的中国图书都是由国内一年一度的“最美的书”评选活动事先评出的优秀作品,这些作品走出国门,代表中国参加国际间的评选,将中国风吹向世界。

  去年末,共有25种中国“最美的书”在上海被评出,它们代表中国图书装帧出版业的最新成果,代表中国参与了此次2019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。

  中国“最美的书”赛事是作为国际大选的预选,因此,为了尽可能多挖掘好作品、鼓励好创意,历年中国“最美的书”评选出来的作品除了传递文化精髓,也有许多兼具服务性、审美意趣和时代特色的优秀创意。

  比如《寻绣记》《敦煌》这样的书,本来内容就很色彩斑斓,设计者偏偏采用干净的素色来设计封面,没有纷繁的图案,却更显得翻开来的内容如宝藏般耀目。

  《冷冰川墨刻》大概是历届获奖图书中最贵的一本,设计师周晨说:“冷冰川的画是在中国绝无仅有的一种独特艺术形式。他用刀直接在刷了墨的纸板上进行创作,每一幅都不可复制。”

  《介入》是一本建筑师与设计师的对话,通过书籍中两个相邻的洞,呈现对话的感觉。从书脊中央穿线装订的方式,利用爬坡形成的书口斜面,都使得这本书呈现出奇妙的结构,仿佛一幢神奇的建筑。书中采用中英日韩四国文本,对应书中出现的国内外建筑师和设计师,既创意新颖,又契合主题。

  也并不是所有参赛作品都那么文艺又小众,将大众阅读作品设计得别出心裁更需要功力和勇气。《平如美棠——我俩的故事》,是90岁作者饶平如悼念亡妻之作,本来,作者与妻子的心愿是回到当年结婚的酒店再办一次婚礼,但是终因妻子逝去而未能成行,设计者将书巧妙地设计成婚礼喜帖的样子,也算是间接对作者遗憾的一种补偿。《沈从文故乡五书》一套五本,价格很便宜,阅读时能引起极度舒适,被称为适合阅读的低成本图书,但不表示它不美,白色封面上压凹的图案呈现出沈从文家乡的稻田、房舍、水和麦浪,四角上的四个黑色文字则是书名,简洁大气。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相信大家都不陌生,而商务印书馆2018年新设计的这个版本有点“好看”,评语中说它“处处呈现出飞鸟的痕迹”,至于怎么呈现,读者不妨亲自去找找看。

  每年参评的图书中都不乏优秀的原创童书,对于孩子来说,吸引眼球的图书设计可能比书的内容更重要,因此,童书设计者每每将大力气花在如何吸引孩子上,这类书的共同点是充满童趣,而不同点则是你永远不知道设计师的脑洞开在什么地方。2017年杨思帆设计的《错了?》造型简约,色彩明快,情节幽默,还采用单双页区分色彩以及不同字体,使整本书既有时代感又有浓浓的东方韵味。《给孩子的汉字王国》是2016年的获奖作品,如今在书店依然能买到,这本书将知识性、可读性与舒适性结合得很紧密,书中用彩色标记出的象形文字,让汉字学习变得有趣而神秘。2008年获奖的《蚁呓》、2017年获奖的《虫子书》都是以昆虫为主角的书,前者让读者化身成蚁人,后者则干脆让虫子爬行出天然意趣的图形与文字。还有2007年获铜奖的《不裁》,故意让读者只能边裁开边阅读,让阅读有延迟、有期待、有节奏、有趣味。

  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强调图书的整体设计,封面、排版、印制、材质、图像等各方面均加以考量,当然也要结合文本,用最适合的表现形式表现图书的内容。这种“美”不仅仅是我们日常感官意义上的“好看”,而是值得思考与回味的、精神意义上的一种“升华”,是一种“大美”。

  在鉴赏参评作品时,不难发现,获奖的作品往往都很朴素,设计往往化繁就简,甚至气质朴拙,而那些设计华丽、令人眼花缭乱的作品往往难以入选。这体现了评选专家的一种理念:书籍的设计是为书籍服务的,设计不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,更要为了衬托书的内涵,而不能本末倒置、喧宾夺主。

  这其实也是对国内设计界的一种提示,让那些一味追求炫目、醒目的标题党、封面党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,书籍的设计对一本书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,当一间书店或者一间书房渐渐被书填满,最吸引我们眼球的究竟是那些炫目的封面设计,还是丰厚蕴藉的书籍内容?

  在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中,几乎所有参赛并获奖的中国作品都在展示和传承传统的中国文化,这也是这项评选的另一个理念:对本土文化的固守与发展,是对所有设计师、艺术家和创作者的共同要求。不仅书籍撰写与创作如是,书籍设计与制作亦如是。通过这项评选,我们的古典戏剧、建筑、茶道、年画、风筝、老行当等等各种文化与传统工艺为世界所知,成为全世界阅读与收藏爱好者的案头物、心头好,这何尝不是走出国门的方法呢?

  美的书就如美人,即拥有美的灵魂,又拥有美的外表,在当今电子阅读直逼纸质阅读的时代,一本设计精美、富于内涵的好书,可能将拥有更大价值,它能让人感受到纸质书的书卷气,也能吸引喜爱阅读的人带它回家,这大概是冷冰冰的电子阅读所无法取代的。


和记娱乐
 
 
 
 
版权所有:和记娱乐 | 地址:天津市北辰区大张庄镇南麻疸工业区金达纸业 | 沪ICP备18011045号-1 技术支持:正日出品 | 网站地图